沉痛悼念夏求明教授

沉痛悼念夏求明教授

 

我国心脏移植开拓者之一、著名胸心外科专家,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哈尔滨医科大学十大名医、终身教授,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夏求明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十四时五分不幸逝世,享年九十四岁。

 作为我国心脏移植的开拓者,夏老的一生是忘我、坚持、钻研的一生,哪怕是在动荡、坎坷的岁月里,夏老都没有想过放弃。“心无名利,只念家国”是夏老最真实的写照!

 

“为了新中国的自由、独立,为了争取和平,为更进一步表现爱国的热潮,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这些都是每一个新中国的人民应负的责任。”

                                 ——夏求明

夏求明教授1926年6月出生于上海市。1952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同年参加革命工作,就职于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任医师。1966年调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胸心外科工作至今。历任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胸心外科主任、省重点学科带头人、终身教授。曾任中华医学会理事、黑龙江省医学会常务理事、黑龙江省医学会胸心外科学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会委员、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医师分会专家指导委员会顾问。

 夏求明教授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展同种异体原位心脏移植的实验研究,并于1992年开始连续在临床上取得长期存活的优良效果,为我国心脏移植事业的发展作出重要贡献。

夏求明教授是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国务院政府特贴获得者、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中华医学科技进步一等奖、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一等奖、黑龙江省高校科技奖一等奖等重要科技贡献奖;曾获全国百名优秀医生、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爱国奉献奖、全国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黑龙江省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先进个人标兵等荣誉称号。

一、参加血吸虫病防治,结下部队情谊

少年时代

 

青年时代

1945年,夏求明在已是上海名医的父亲建议下,报考了圣约翰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毕业照(前排左二为夏求明)

1950年,夏求明读大四,随同解放军二十军参加上海周边地区日本血吸虫病防治工作。在防治过程中与战士们密切合作,结下了深厚情谊。他向战士借来了喜爱的枪支,身着戎装留影。

 

1950年夏求明参加上海郊区防治血吸虫病医疗队

同时,目睹了军人纪律严明、为国为民的精神风貌,也使夏求明深受鼓舞。奈何命运弄人,这批战士寥寥数月后便血染朝鲜战场。悲痛之余,作为家里独子的夏求明毅然决定参加支援抗美援朝的医疗队,并在《参加上海市医务工作者抗美援朝手术医疗队人员登记表》上写下爱国宣言:“为了新中国的自由、独立,为了争取和平,为更进一步表现爱国的热潮,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这些都是每一个新中国的人民应负的责任。”

1951年夏求明《参加上海市医务工作者抗美援朝手术医疗队人员登记表》

二、探寻体外循环方法,一心治病救人

为响应建设新中国的号召,1952年夏求明拒绝了上海本地的工作机会,辞别环境优越的家庭,毅然登上北上的列车,支援东北边疆建设,先后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二医院工作,从事心胸外科医、教、研工作五十余载,攻克数百项技术难题,为黑龙江省心胸血管外科的创立和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1957年,国内的胸外科先驱们受到美国学者启发,开始自主研发体外循环技术,并于1958年研制成横置转碟式氧合器(上海II型)。

夏求明敏锐地洞察到这一进展,并立刻购回一台开展体外循环的研究。在仪器水平有限的情况下,他夜以继日地进行实验并尝试改进方法,通过一系列动物实验确定了体外循环的最佳方案——低温低流量全身灌注方法。

体外循环方法为胸心外科手术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解决方案,在找到了简单而安全的方案后,夏求明立即开展了应用,于1963年在黑龙江省率先对先天性心脏病患儿进行了心内直视手术,取得了良好效果。1965年,他指出当时流行的“半身体外循环”理论的缺陷。1983年,他到美国堪萨斯城的杜鲁门医学院进修,首先考察的也是该院应用的体外循环技术。纵观夏求明半个世纪的行医生涯,对体外循环方法的研究从未停滞,这项工作成为他一系列成就中重要的一部分。

1963年夏求明(前排右二)看望体外循环下心内直视手术术后的先心病患儿

在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数年间,夏求明共完成15例体外循环下开胸手术,在黑龙江省心脏外科医学界迈出了领先的一步。然而他本人却并未念及医术的提升和收入的增长,只有治病救人的朴素信念。在1965年1月27日给李友实施的缩窄性心包炎手术中,他亲自持续80分钟的心脏按摩才使患者险度难关,却在面对《黑龙江日报》报道时只给出了“我不能让他死啊”的简单理由。

三、“文革”期间坚守岗位,开展医疗、科研     

1966年5月26日,随着“文革”开始,夏求明所在的哈医大二院临床工作几乎全部停顿。

夏求明在胸心外科很多知名专家受到批斗的情况下,依然坚守在临床一线,凭借高超的医术和高涨的工作热情,几乎承担了全省的胸外科手术,哈医大二院胸心外科手术由每周2至3台增长到十余台。高负荷的工作促使他在提升科研与医疗水平的同时,也磨练出相应的团队管理能力。

“文革”结束后,辛勤工作了几十年的夏求明仍是一名普通讲师、主治医生,但醉心于事业的他把职称、收入统统抛诸脑后,反而对科研与医疗的进展始终保持关注。形势宽松使心内直视手术得以再次开展,夏求明依靠长年的积累迅速恢复了手术工作。他敏锐发现了胸心外科医疗的进展速度缓慢,非常重视十年停滞造成国内医疗行业与国外同行产生的巨大差距:“首先要让心脏外科的同事们知道差距,让所有人知道努力的方向!”为此,他迅速收集信息,在1978年撰写了文章《心血管外科的进展》,奠定了哈医大二院胸心外科的发展方向。

1978年夏求明(右二)在黑龙江省重新恢复心内直视手术现场  

夏求明摘录的完全性大动脉转位和右室双出口的研究资料,以及绘制的心脏缝合示意图

四、屡屡改进换心手术,缔造存活最久“换心人”

1992年4月,夏求明带领团队历经数年临床医学研究,成功实施黑龙江省第一例同种原位心脏移植手术,其心脏移植患者至今仍然是我国大陆地区存活最长、生活质量最高的“换心人”。此后他接连完成心脏移植全部三种术式,全面开展我国自主研究的心脏移植相关技术革新,推动了我国心脏移植事业再次启航,让更多情况复杂的患者延续了生命。

2007年夏求明(前排左五)与健康存活的六位“换心人”及其家属合影

为纪念夏求明在心脏移植领域取得的成就,弘扬心脏移植捐献的“爱心”意义,呼吁社会关爱心脏健康,哈医大二院定于每年4月26日举办“爱心日”活动。 

五、心无名利,只念家国

勇于尝试、不断实验的夏求明从不缺乏科学探索的精神,事实上,他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从未满足于既有的医疗技术,一直致力于更好地解决现实的医学问题。对患者、对医生职业以至对国家负责的他从不在乎任何光鲜的履历,例来都通过反复实验和周全的诊疗设计,力求将手术风险降到最低。他不为名,放弃了无数个成为医学界“第一”的机会,只为病人在最有保障的情况下得到治疗;更不为利,数十年如一日的从事着一位普通医生、教师的日常工作。

六、获奖无数,情系患者

上世纪80年代,夏求明教授带领医护人员查房

夏求明(左)教授在手术中

 2002年夏求明获得由中华医学会、中华医院管理学会、中国医师协会联合颁发的中华医药科技进步一等奖

2011年荣获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杰出贡献奖

获奖证书

2015年夏求明教授荣获器官移植“杰出贡献奖”,系全国心脏移植领域唯一获奖专家

奖牌和奖杯

半个多世纪的行医生涯,他通过一台台手术、一次次诊疗延续了一位位新中国人民的生命。他用一生默默践行着当初写下的爱国誓言,以一名医生的身份为了国家、为了下一代担负起了一个新中国的人民应负的责任。

夏求明教授的离世是胸心学界的重大损失,我们致以最沉痛的哀悼!

夏老一路走好!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中华医学会胸心分会 。仅供学习参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在三个工作日内改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